位置:CFW服装设计网 > 资讯 > One▪一味 > 侯鑫:一位鬼才设计师的长效设计

侯鑫:一位鬼才设计师的长效设计

来源:CFW服装设计网   记者:格子   发布时间:2019-12-03   点击率:187.56W   

核心提示:“没有买卖就没有丑陋。如果消费者的审美都很高,买衣服都宁缺毋滥,这世道哪会有丑陋猖獗。”

“没有买卖就没有丑陋。如果消费者的审美都很高,买衣服都宁缺毋滥,这世道哪会有丑陋猖獗。”

这句言辞犀利又叫人无从反驳的经典之语,出自我今天的专访对象——Decycle创始人侯鑫。

我第一次见侯鑫的时候,觉得他有点严肃,眉宇间有一种坚定的自信,这种自信就像我们玩走迷宫的游戏,虽然总是选错这个入口,又迷失在下个出口,不知道走哪条路是对的,却又坚信自己总能走出去。我自作主张的把严肃这个词套在他头上,在心里为自己框定了一场正经到不能再正经的采访,却没想到对方是个鬼才,类似开头那样的话张口即来,出乎意料之外却又似在情理之中。

Decycle创始人侯鑫

“喜欢这件事,没有弯弯绕绕”

侯鑫的父亲是个医生,家人都从医,唯独他是个异类。医生世家出了一个优秀的服装设计师,这让我对他的好奇心嘭嘭上涨。我想敲开这扇门,去探究他走进服装行业的契机,我甚至脑补了一出他因为与家人理想不同而矛盾四起的大戏。没想到对方只是轻飘飘地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在对未来迷茫的孩童时期,侯鑫确实是有想过长大要当一名医生的。但男孩子的童年大多是顽皮的,当父亲与医生这两个角色融合,他显然不明白“遵医嘱”这三个字的含义。所以每次他生病,当医生的爸爸让他吃药,爸爸说吃一粒他就吃两粒,爸爸说吃两粒他就吃四粒,爸爸说吃四粒他就当糖吃。次数多了,好脾气的父亲也发了火。

都说越是脾气好的人,发起火来后果就越严重。到侯鑫这里,这严重的后果就是:父亲直接否决了他想当医生的想法,认为他对自己的生命都这么吊儿郎当的,不配决定别人的生死。

“你们总想知道我进入服装行业背后的故事,其实很简单,我喜欢服装,当家人问我真正想做什么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服装。”是呀,也许在尚不知梦想为何物的时候,对于自己将来要从事什么,往往没有过多的想法。但喜欢这件事,总会在重要时刻提醒你工作与谋生的区别。就像侯鑫,没有接触过服装的时候,当医生也可,做其他也可,但当他喜欢上服装,背后就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喜欢和热爱能让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衣服是有生命的”

侯鑫的品牌叫Decycle,这个名字是Designer(设计师)+ Recycle(回收,再利用)的合体,意为“长效设计”。品牌受到环保理念的影响,致力探索一种回收再利用可循环持续发展的设计方向。

侯鑫是个非常感性的设计师,他希望设计的衣服是有生命力的,并且能将衣服的寿命延长。“受大环境环保的影响,延长衣服寿命和环保理念很契合,它是可以花一辈子的时间去深入研究的一件事,而我希望自己能往更深入的方向去走。”

早些年,侯鑫了解到一个日本的设计师长冈贤明,开了一个关于长效设计理念的杂货店,店里面卖的东西都是他游历世界各地去发现的一些有批量存留的美好旧物,有些是日用品,有些是交通工具,有些是家用电器或者装饰品等等。他通过自己的感觉和想法,把这些旧物重新设计,组合成一个符合当下社会实用价值的新物件,最后再放到自己的杂货店出售。

原本就陪伴在身边的经典好物,通过再次设计又以另一种方式回归到自己身边,这让侯鑫感觉很温暖。他想,如果把这种循环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放到衣服上应该怎么操作?如何在服装的源头上让一件衣服的寿命延长?他想到了让一系列衣服之间有更多的结构关联性,比如一个系列的三件衣服,通过局部可拆解的方式,互相之间可以再重组,这样就可能穿插出五件甚至更多不同的着装效果。让穿搭的形式变多,这就是变相的把衣服的寿命延长了。

“对待服装的态度培养也很重要,你觉得服装是有生命的,那你做出来的服装就是有生命的。任何一件衣服无时无刻都需要把最好看的状态呈现出来,哪怕只是挂在那里。”侯鑫特别在意一件衣服挂在那里是不是东倒西歪,是不是拧巴,特别是把衣架挂反这件事,在他看来这是对服装的不尊重。

这种在别人看来有点强迫症的性格,却让他的服装充满热烈的情感。面对真正热爱的事业,眼睛里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哪怕是再小的一个细节,都要拼尽全力做到最好。

“当有足够优秀的衣服出现时,消费者会主动去选择”

其实这几年,在环保方面做出尝试的服装品牌越来越多,但总感觉缺少一把火来引爆这场运动。是消费者没有做好准备吗?是价格成本太高吗?侯鑫并不这么认为。

“消费者在接受可持续时尚方面不需要做准备,该做准备的是整个服装行业的供应链;价格也是其中最不重要的原因。真正的难点可能在于需要有更多的人站出来迈出这一步,当这部分人形成规模的时候,才有可能带动整个供应链,才有可能出现成熟的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品牌。”

环保这件事太大了,不是一个设计师甚至一家公司想做就能达到的,从面料的可再生纤维,纱线的植物染色,设计研发的持续发展理念,各种工艺印绣染工厂的技术换代,每一个服装供应环节都得跟得上,否则所谓的环保都是表象的,只是在打擦边球。

但即便这件事看起来很难,侯鑫还是想一直做下去,他不在乎消费者有没有做好准备,他只在乎自己能不能做出更好的东西。“当有一个新东西出现而你发现自己看不懂的时候,你就会想方设法地去学习,不用别人给你普及。但凡一个东西需要普及,只能说明它是个挺普通的东西。”侯鑫认为,当有足够优秀的衣服出现时,消费者会主动去选择。

他始终对此抱有非常乐观的心态,连垃圾分类都执行到小区了,对环保的重视总会在某一天点燃这把可持续时尚的火。

“在心中留一份自己的田”

在杭州国际时尚周上,侯鑫设计了一场名为“暗物质”的时尚羽绒类服装发布秀。这场秀,以黑灰色调为主,营造出神秘如宇宙的整体气质,让人感觉很神秘,又带有无限可能性。运用解构打散重组的设计手法将衣服做出戏剧感与冲突感,服装的体积感和廓形感十分强烈。这样的设计,在秀场上突出又亮眼,也打破了我对羽绒服的刻板印象。

令人惊讶的是,设计这些造型独特的羽绒服,侯鑫没画任何一张效果图、稿子。都是自己在脑海里构思后和版师形容“这个地方要多大”“大概是什么造型”“这个细节是怎么样的”。侯鑫说:“结构太复杂的东西,稿子表现不出来,衣服已经在我脑子里,不对的地方我会和我脑子里面的东西进行比较,我可以在纸样的基础上就改正过来。心里有底,脑子里有东西,才能操作下去,去和脑子里的想法一点点进行调整。”而且,羽绒服的制作成本高,留给设计师犯错的空间太小,从选料到版型到设计细节,每一个环节都得在脑子里模拟几遍,特别需要想象力。

这一点让我深谙佩服,所以我问他,你是如何让时尚绝缘体羽绒服变得更好看的?我希望他能回答一些设计灵感、理念、结构之类的东西,但他的回答颇有点让我下不来台:“关于羽绒服是时尚绝缘体这件事,我觉得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就一定不时尚。这个观念太老旧了。”于是,就有了开头那句经典的“没有买卖就没有丑陋”。这话让我想起了冯小刚那句著名的“垃圾电影的产生是因为有太多垃圾观众”,虽然话是不太中听,但你又不得不承认,确实有那么点道理。

在审美这件事上,设计师绝对是走在消费者前面的,但为什么设计师要去迎合消费者的审美,而不能带领消费者提高审美呢?所以,侯鑫不希望所有的设计都是在有订单的情况下去完成,它需要有部分东西是超前的,是创新的,可以完成一个人的想象,而不是去讨好别人做一个订单。

“做设计服务类型的公司一直都是取悦别人,很少取悦自己。但作为一名设计师应该在心中留一份属于自己的田。偶尔想种什么就种点什么。”在别人都在做“当下的设计”时,侯鑫坚持去做“未来的设计”,虽然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未来,是不是他猜测的未来,但他希望自己的眼光能够更长远。

当然,要做“未来的设计”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他看来,一切在服装设计制作过程中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难题。

如果一定要说难点的话,模特的走秀配饰困扰了侯鑫一段时间。在确定模特的眼部配饰造型后,他就琢磨着用什么材质去表现出来。一开始用比较硬的铁丝,可是因为材质太硬不好制作,就换成了铝丝。换成铝材质后发现很难固定,模特佩戴后很容易掉下来,编成一整圈可能会扎伤模特的脸,最后决定拧成像眼镜一样的轮廓,做出眼镜造型,卡到耳朵后。

不过,这也是因为这件事刚好发生在最近,才被他拿出来说。事实上,他对困难很健忘,这一刻的困难,在下一刻就会被他遗忘。因为热爱,所有的困难都变成了享受。

拉尔夫·劳伦曾说:我设计的不是衣服,我设计的是梦想。当有一天,可持续时尚真的成为潮流风向标的时候,我想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侯鑫,并由衷的为他高兴。因为那个在心中为自己留一份田的设计师,终于完成了他的梦想。

原创声明:此文章为本网原创策划,转载请标注来源及记者,违者必究。
投稿/约稿/咨询:0579-89173022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文章,皆为用户自行上传发布,为分享而非盈利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原创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凡标注是“中国服装人才网”官方上传稿件,为本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有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致电0579-89173022或联系邮箱:md001@cf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