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CFW服装设计网 > 资讯 > 设计管理 > 深度报道 | 经历过“倒春寒”的上海原创设计力量,将如何绝处逢生?

深度报道 | 经历过“倒春寒”的上海原创设计力量,将如何绝处逢生?

昌宝分享于2022年05月17日
2.44W

核心提示:若不是因为来势汹汹的疫情与封控,目前距 2022 秋冬季上海时装周闭幕已过去一月有余。

若不是因为来势汹汹的疫情与封控,目前距 2022 秋冬季上海时装周闭幕已过去一月有余。去年同期的上海,超过 100 个服装品牌顺利完成了秋冬季的发布;时装模特公司、PR 公司的老板熬过了“时装旺季”的连轴转,正赶着去三亚度假的班机;最忙碌的应当是买手和 showroom,以千万元为单位的订单将创意转化为生意;对于一些新晋设计师来说,这段时间成果和业绩也决定了品牌未来一整年的生存状态 —— 而这一切,在  4 月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直至今日,上海时装周延期举办的具体日程仍未官宣明确。各个不愿意“坐以待毙”的品牌、showroom 则开始行动起来,通过各自的渠道自行进行发布和举办线上订货会。即便中国时尚产业已经失去了第一季度,且很大可能会继续失去第二季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时尚产业的“一键归零”,计划不如变化,困境中依旧有新的趋势暗流涌动。面对无数种从未出现过的状况,他们的这些思考和应对措施,或许能带来新的思考。

独立设计师品牌 Staffonly 2022 秋冬系列发布原定在 3 月 30 日举行。三月初,品牌主理人师墨和温雅被通知线下活动报备全部暂缓,但她们乐观地认为,这波疫情很快就会过去。半个月后,上海市每日新增确诊开始过千,Staffonly 不得不放弃了线下走秀的计划。四月一日,浦西进入封控阶段,温雅快速做出决定——搬进位于徐汇区的工作室,与新一季的样衣日夜相处。虽然走秀被迫取消,但更为关键的订货环节依旧会在线上举行,Staffonly 所在的 showroom 有成熟的订货系统,可以达到堪比线上购物的流畅体验,但这对于很多设计师来说依旧充满挑战。

“许多买手十分在意材料的厚度和手感,因此我们只能一对一地解说,这样的方式增加了我们的沟通成本,如果设计师和样衣分离,很难想象他们该如何顺利完成订货。”温雅说道。据了解,时装周期间住在工作室“加班”的中国品牌设计师不在少数。

4 月 3 日,Staffonly 将新系列的时装创意制成数字藏品,在自建网站上进行拍卖。根据调查,本季发布 NFT 时装的中国品牌还有 Chen Peng、Mashama、Haizhen Wang 等,线下的封控与限时,无疑推进了时尚进军“元宇宙”的脚步。“虽然用新颖的方式展示了一部分作品,但因物流中断、上海工厂停工等因素,这次疫情中品牌的损失很难被量化。”温雅补充道。

Staffonly 推出的 NFT 时装Staffonly 推出的 NFT 时装

工作室位于昆山的新晋设计师品牌 Club Cylinder 创始人朱一衡,则选择将样衣搬回上海家中,以便在解封的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直至封控前夕,朱一衡都没有找到营业中的影棚和模特,所以新一季的 lookbook 只能由家人执镜,亲自上身,完成了订货前的 fitting。“解封后依旧会请专业团队完成 lookbook,但这次事件让我领会到,节约开支、动手能力是多么重要。”朱一衡表示,在未来,他会尝试接触更多海外、线上的渠道,增强品牌抗风险的能力。

设计师朱一衡设计师朱一衡

相比时装这样的“大件”,不少人会以为,均价更低、不受穿着者尺码影响的时尚配饰在疫情中的“抗压能力”应当更强,配饰品牌 Tys Grocery 主理人王天皓表示:并不一定。“Tys Grocery 的自营渠道一直是品牌短板,大约只占订货营收的十分之一。另外在时装周期间,我们还会与很多服装品牌合作秀场或快闪,也是品牌声量积累的重要时期,因此这次疫情对我们的影响不单单是收入层面的。”

王天皓说道,对于许多常驻上海的品牌来说,最大的困扰依旧来自快递的停发。“我们还有三分之一的春夏货品没能及时发出去,但如果仓库和工作室分散在不同的城市,就可以避免这样的风险。解封后我们一方面会在自营渠道上下功夫,另一方面也会和稳定合作的买手店进行深入合作,针对不同渠道尝试多元化的玩法。”

除了品牌方之外,活跃在秀场和订货会的核心角色还有秀场导演、摄影师、妆发造型师、模特、时尚公关等,对于这些深度依赖线下场景的团队来说,时装周不仅仅是“饭碗”,更是一年两度值得期待的行业聚会。

具有数十年经验的资深秀导、W.LAB 主理人孙彬嘉透露,本季原定合作的品牌有 10 个,一些老客户早在半年前就开始接洽,一些启动较晚的品牌也在 2 月份就开始沟通了。大部分甲方在三月完成了秀场概念,秀场设计等主要步骤,部分模特挑选,造型试装工作也开始逐步推进,实际的道具制作和舞台制作还没有进行。

孙彬嘉孙彬嘉

封控后,所有的工作戛然而止,很多品牌没有做好突变的准备。每一场秀设计的合作人员和团队远比想象的多,一些准备会因为政策的变化可能会被浪费,未来这些发布是否会发生也变得非常不稳定。“同时,秀场对应的是品牌下半年的订货和推广,这对有些品牌来说是整个 2022 秋冬季打水漂的结果。”

与此同时,深圳时装周在四月顺利举行,这对孙彬嘉来说是一种鼓舞。“虽然‘蜗居’在家,但也可以远程在线上工作。当然,秀场的声光电、空间的质感、舞台搭建的工程制作等一系列环节需要身临其境才会有更好的想法,断断续续的疫情也给了我们动力和契机,去在探索新的技术和突破口。”

对于 95 后模特经纪公司 Divinemodels 的创始人田云嵩来说,今年四月到五月的心态犹如过山车,从焦虑逐渐驶向平缓。田云嵩的公司走的是精品小众路线,以往时装周期间大部分模特的精力集中在面试、fitting 等秀场预备工作,相应的日常拍摄大量减少,所以公司整体收入比不上旺季,因为日常拍摄收入远高于走秀的收入。

“不管是老牌的经纪公司还是我们这种先锋的经纪公司,时装周期间的曝光量绝对是一年最巅峰的时刻。秀场上杂志编辑、潮流博主、品牌方、买手齐聚一堂,常常在大秀过后,品牌方或者编辑会拿着秀场图来找我询问模特的情况以便未来合作,也会有模特一走成名,” 田云嵩补充道:“时装周的几度拖延对于很多新人模特来说是很大的打击,能够走上喜欢的品牌秀场,对他们来说是一年中最高光的时刻,也是来自时尚行业的认可,所以我很担心模特的心理问题。”

由于大部分模特驻扎上海,田云嵩起初最担心的是模特因收入锐减出现情绪。在封控中期他才意识到,最大的问题是第一季度账款的应收问题。由于封控,各个公司的财务被封锁在家,与公章和网银“人物分离”,无法及时完成回款,但每个月办公室租金、工作人员工资还需按时交付,在突如其来的压力下,田云嵩决定拿出年轻人的干劲。

模特经纪公司 Divinemodels模特经纪公司 Divinemodels

“我现在的工作中心,更多放在挖掘模特的特质以及社交媒体的升级上。以前发掘一个外在条件不错的模特,我们往往希望让他快速投身市场开始工作,现在我们反而有更多时间让模特去思考自己是谁。这几年我也发现一个趋势,越来越多时装品牌不仅仅需要一个模特,他们更需要有独立价值观的鲜活的人。” 田云嵩甚至聘请了市场顾问为模特开设个人 IP 运营网课:“这场疫情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惊醒。解封后我们也会持续加大对社交媒体的投入,走传统模特经纪和 mcn 公司结合的新路线,这不但符合品牌选角的新风向,模特在账号良好的状态下,也会多一份 kol 的收入。

对于成熟的时尚 kol 来说,时装周的缺席和封控,直接导致了大家没有内容输出。时装博主冷大侠说道:“身边很多博主都去小区当志愿者了。虽然小红书举办了线上时装周,但据我观察,对同行的内容输出并无太大帮助。虽然时装周并不是赚钱的最好时机,但固定的露出是必要的。”据了解,因为快递收发的暂停,很多美妆博主、穿搭博主无法收到 tester,一些谈好的合作包括拍摄的,也只能在家进行。冷大侠认为,这正是一个给自己充电的好时机,他开始尝试自己不擅长的混剪和口播,“疫情总会过去,希望解封的时候自己仍然在状态。”

正如受访品牌所述,有了 2020 年的经验,大部分 showroom 已经有了成熟的线上订货备案方案,据了解,Tube Showroom、Ryodan Showroom、Lab Showroom 等均采取线上订货,并采取线上圆桌、播客等“讲故事”的形式,帮助品牌在逆境下完成订货和推广流程。

Lab Showroom 负责人静超表示,每一场订货会堪比“高考”,是品牌在一季季蓄能过程的集中呈现和反馈。基本一季结束后,就会进入下一季的准备,整个过程是循环往复的。去年 LAB Showroom 和 Tomorrow Group 进行合作,形成了一年四季的订货时间表,也因此积累了扎实的线上展示实战经验,所以当 3 月时装周宣布整体延后时,Lab 团队已经准备了充足的订货素材,也提早与设计师们共同预演了各种线上可能出现的状况。

Lab Showroom 的线上订货会Lab Showroom 的线上订货会

据静超介绍,Lab Showroom AW22 一共合作了 35 个品牌,服装类品牌有四分之一业绩是在上升的,订单表现上 70% 的业绩来自已有的客户。静超认为,在往季销售表现良好、具有市场辨识度、赛道新颖、并且具备商业潜质的品牌更具抗压性,另外这次扛得住疫情的关键在于,团队在在订货会之前已经提前联系到了很多“目标“新客户,为这些渠道制定与品牌间专属的合作方案,使得这些客户提前把相应预算留出来。“能有线下是大家共同的期待,但也完全取决于解封后的防疫政策,我们随时要做好多手准备。

2020 年之后,有许多行业惯例被不断打破,之后我们还需适应更多变化,以前我们都习惯于触摸服装,讲究系列的完整性,之后有可能会有更多电子化的方式来取代。对于品牌来说,维系渠道与客户对于物理上的 showroom 的依赖会越来越低,对于 showroom 来说,除了订货之外,在讲故事、技术支持等方面会有更高的要求。”

尽管如此,我们依旧怀念那个能够面对面相聚的时装周。在时堂 showroom 的公众号上,已经发布了三次延期通知,最近一次是 4 月 29 日,时堂预计在 6 月 18 日开启 2022 WINTER+ 系列订货会,地点在“老地方”上海展览中心。文中写道:“如果届时防疫政策不允许,我们将不得不承认,这一季联合订货会的失败,并不再寻求新的 22 秋冬季的展期。”

时堂 22SS showroom 时堂 22SS showroom

希望美好只会延期不会爽约。

来源:WWD

投稿/约稿/咨询:0579-89173022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文章,皆为用户自行上传发布,为分享而非盈利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原创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凡标注是“中国服装人才网”官方上传稿件,为本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有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致电0579-89173022或联系邮箱:md001@cf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