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CFW服装设计网 > 资讯 > 设计管理 > Raf Simons宣布关闭同名品牌,致敬时尚麦田的守望者

Raf Simons宣布关闭同名品牌,致敬时尚麦田的守望者

廉宝分享于2022年11月24日
1.94W

核心提示:平地一声雷,11月22日,Raf Simons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公开信,宣布关闭其个人同名品牌,其于10月在伦敦发布的2023春夏系列将成为最后一舞。

平地一声雷,11月22日,Raf Simons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公开信,宣布关闭其个人同名品牌,其于10月在伦敦发布的2023春夏系列将成为最后一舞。

无预警的突如其来,顺着光纤与电缆,划动屏幕的手指与震惊的瞳孔造成迅速发酵,朋友圈里的真假信徒们争先哀悼,全民Rest In Peace献给这个27岁的品牌,“青年文化死在了今天”。

主导的洪流中总有逆行的反叛声,也有人说Raf Simons的关闭没什么值得缅怀的,值得缅怀的是1998年到2003年的Raf,那些Archive与秀场无一不是应当收录进时尚教科书的典范,而自从他成为Prada联合创意总监以来,工作重心无可厚非转移,曾经位居高位的Raf Simons“越来越烂”,再也没有那份令人着迷的神性。

爱与恨是最极致的两种情绪,超过某个临界点时甚至可以画上清晰的等号,爱Raf的人才会找出那么多诟病,恨Raf的人也是曾经死去活来地爱过,才会不堪忍受这相对的平庸。

无论爱或者恨,无论追溯过去的辉煌抑或叹息如今的落寞。。。。。。总之,Raf Simons是传奇,我们见证的是传奇的逝去。

在告别式的公开信开端,Raf Simons用几个单词与数字记录了自己的故事,他来自于比利时林堡省一座名为内配尔特的小镇,人口万数而已,他的清洁工母亲ALDA与保安父亲JACQUES给予了他未详的童年,时装、奢侈品、梦幻般的设计殿堂与他本应毫无干系,他与那一切隔岸对望。

他和普通的小镇青年别无二致,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爱听David Bowie,其在深陷可卡因迷幻旅程时创作出的那张生涯最伟大的专辑之一,《STATION TO STATION》,标志着音乐风格的转折点,更是Raf的最爱,那种游走于阴郁的精神空虚与亮色的宗教觉醒中的质感,改变了Raf的一生。

1995年,他创立了同名品牌Raf Simons,并发布了*个系列Memory Wear,在此之前,小镇青年Raf Simons自学了工业与服装设计,大学毕业后在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的Walter Van Beirendonck手下实习,在1990年被带着参与了Martin Margiela的大秀,彻底赋予了理性的他更多感性与共情能力,领略了时尚深度,他决定在服装中表达自我内心与社会情绪,传奇开始书写。

青年时的境遇决定了他贯彻始终的左派立场,他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时装集团公子,也不是设计师家庭里耳濡目染的天才,Raf Simons来自街头,太了解街头是什么样子,这场名为Memory Wear的秋冬系列显而易见定下了这个品牌往后27年的基调,线条分明的外套与垂坠盖过脚面的裤子,满屏幕代表着反叛的黑色,随后在1996年、1997年,Raf Simons稳定地用一个个系列展现着那个年代青年们的日常生活。

“一件好的衣服应该是社会的记录”,Raf Simons无愧于自己说过的这句名言,甚至某种层面上而言,Raf奉献给世界的不仅仅是衣服、作品与秀场,1998年Black Palms春夏系列呈现了朋克、摇滚与迷幻混杂在一起的颓废感,瘦弱的青年们在肩胛骨上绘制黑色棕榈树,迷茫悲伤地生活,这组合出来的“街头”才是最原汁原味的,而非用限量的高街单品叠加、千篇一律的拍照姿势里流露。

Raf Simons在表达、记录社会的路上越发成熟,2001年,他迎来了自己的巅峰之作Riot!Riot!Riot!,他在维也纳教书的同时漫步异国他乡,在一个跳蚤市场里看到许多乌克兰或罗马尼亚的青年们,那些底层的流浪汉们把衣服叠穿,Raf把这种现实映射到了秀场上,那些破烂的Bomber Jacket与松垮的卫衣重新定义了时尚趋势,将精致剪裁、用料考究推下了台。

2003年,Raf Simons在自己发布的画册《The Fourth Sex:Adolescent Extremes》中,正式总结归纳了自己对于时装的考量,他将*性定义为“父亲”,即象征着威严与绝对权力的考究西装们,在既成规则里发展出等级森严的法则,不容侵犯;第二性为“母亲”,那是古典、优雅、时刻在畅想浪漫的代名词;第三性为“同性恋叔叔和阿姨”,他们穿着随心所欲,怪异荒诞,与世俗背道而驰。

而第四性,就是青少年,那群连公民选举权都没有拿到的青少年们,他们的思想迥异于父亲,也理解不了母亲的端庄得体,他们不是被质疑、批判、指责,他们只是被无视,所以同样丢失了保持怪异的权利,他们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Raf Simons,就是这样的守望者。

27年以后,时尚看上去已经翻天覆地,Kanye West借走了那件2001秋冬系列夹克不归还因此上了热搜,A$AP Rocky身体力行引领穿搭风格的街头小子,也在歌里告诉全世界“别碰我的Raf Simons”;

每个品牌和每个设计师都乐意聊聊“青年文化”,权利巅峰的父辈们退场,世界开始承认每一个时代属于青年,不管那个青年是颓废的、迷茫的、垮掉的,Vetements、Balenciaga,这些几乎一己之力标志一个时代的名字,又有哪个不是Raf Simons的精神门徒呢?

作为独立设计师,Raf Simons在同名品牌下保持着资本独立,以此最大程度的发挥创作自由,他也并没有彻底游离于时尚体系以外,曾先后担任过Jil Sander、Dior与Calvin Klein的创意总监,合作经历命运多舛,Raf贡献过亮眼的高光时刻,在商业性与自我表达上谋求着平衡,最后难免不欢而散。

2020年,他加入了Prada,得到了Miuccia Prada本人给予的认可与宽容,也回馈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带来了肉眼可见的品牌复苏,一年后,Prada在Lyst平台上搜索次数翻了4倍占据首位,两人联手打造的三角形徽标迅速成为Prada的象征,Prada集团销售额与净利润大涨。

而在去年11月,Miuccia Prada的丈夫、Prada集团CEO Patrizio Bertell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透露,预计在三年内退休,将公司领导权交予长子,Raf Simons在今日关闭自己的同名品牌,也不乏将全权接棒Prada创意大权的可能。

更何况,27年过去,世界变了太多,无数人见证了*的设计师品牌们昙花一现,或售卖股权与独立性,或抛售后惨然离场,今时今日绝非彼时彼日,似乎设计师品牌最终只能沦为集团与寡头们争夺地盘的棋子。

而近年来青年文化主题的大秀们此起彼伏,Raf Simons也被其忠实玩家频繁质疑“江郎才尽”,营造出Archive单品件件天价、新款依旧无人问津的尴尬场面,在潮流市场上,现在的Raf Simons远没有2000年前后的Raf Simons来得受欢迎,这是无从辩驳的事实。

Raf本人也在2020年底亲自下场,重新发售了100件自己最受欢迎的旧作复刻,在宣传图中,所有模特均由没有五官的树脂人偶出席,Raf似乎在说,我们已经没有了灵魂。

更宏观来看,这27年犹如一场滑稽又悲伤的盛大闹剧,Raf Simons曾经描绘过的青年们,那些活在《堕落街》与《猜火车》里面的荒唐人早早一去不复返了,如今的青年们追逐潮流与时尚,有着可观的购买力,跟风渲染之下也做得到对品牌们如数家珍,他们穿的是二级市场里的万元球鞋和有价无市的限定单品,他们的生活却也越来越烂。

他们和意见领袖们穿一样的衣服,学着他们说一样的话,试图去过一样的生活,而Raf Simons呢?他那些隐喻着反时尚、抵抗主流、剔除价值的单品们成为了Archive热潮下的香饽饽,那些拼贴图案,David Bowie《天外来客》的剧照、Richey Edwards在手臂上自残割出“4 Real”的照片、Joy Division的专辑封面,都不过是不同的标价,没人再关心那到底代表了什么。

曾与所谓“潮流”斗争的,最终却成为了潮流本身。

让传奇在它最是传奇的时候落幕。

Forward always,

Raf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来源:潮人

关健词: Raf Simons Prada
投稿/约稿/咨询:0579-89173022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文章,皆为用户自行上传发布,为分享而非盈利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原创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凡标注是“中国服装人才网”官方上传稿件,为本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有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致电0579-89173022或联系邮箱:md001@cf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