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CFW服装设计网 > 资讯 > 设计管理 > 但在越来越大众至上的今天,定制还应该如此高高在上吗?

但在越来越大众至上的今天,定制还应该如此高高在上吗?

颛孙影尧分享于2022年12月07日
2.95W

核心提示:但在越来越大众至上的今天,定制还应该如此高高在上吗?

从为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定制Cartier Halo Tiara婚礼皇冠的‘Cartier - 卡地亚’,到电影‘*特工’里出现的专为欧洲精英贵族定制西装的‘Savile Row - 萨维尔街’,再到甚至能定制驾驶座头枕刺绣的豪车‘Rolls-Royce - 劳斯莱斯’,‘定制’一直是富豪精英的专属。

而且无论是璀耀的冠冕,还是精微的刺绣,背后都凝结了无数匠人的心血。

因此,不惜时间、成本的定制产品与服务,自古就是豪奢权贵的身份象征。

但在越来越大众至上的今天,定制还应该如此高高在上吗?

要问男装穿搭的尽头是什么?恐怕非定制西装莫属。大概没有哪个爷们儿会不为‘西装暴徒’上头吧。

无论是‘疾速追杀’中的‘Keanu Reeves - 基努·李维斯’,还是‘浴血黑帮’里的‘Cillian Murphy - 希里安·墨菲’,可以说光靠一身西装与一腔热血,就能凭一己之力支撑起电影与剧集的半边天。

西装往往代表着庄重、正式、专业,一套好西装的诞生也往往要经过细致的量体、缜密的计算与制版,以及反复的试装与改版。

高级的定制店铺甚至还会做到给客人制作专属的人台,并保留相关的一切资料与素材。

总而言之,要做一套好西装,所费的心思完全不亚于组装一件精密仪器。

想要得到最顶尖的男装,得是定制中的定制,即真正称得上‘Bespoke’的定制西装——无论是要用初生羔羊的羊绒纺织面料,还是以金银珠翠打造配件,定制的世界中没有什么不可能。

但在过去,‘Bespoke’的大门只向上流社会敞开。

要聊世界公认的最*、最讲究的传统西装定制服务,首先就要看严格意义上的Bespoke一词的诞生地——英国伦敦的‘Savile Row - 萨维尔街’。

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电影‘*特工’当中那个迷人又神秘的‘金士曼’裁缝店?

别忘了,优雅的定制西装也是特工‘007’的标配。在电影中,打从1849年起就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定制西装的它,其现实中的取景地也正是在萨维尔街。

位于伦敦市中心梅菲尔区的萨维尔街,始建于1731~1735年之间,最初的住户皆是军官、政客与名流。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服装是社交场必要的‘社交币’,对于最初聚居于萨维尔街的权贵而言更是如此,上流社会的交际尤其缺不了优雅的礼服、考究的行头。

于是,大约到了18世纪末、19世纪初,这些颇具影响力的住民在日常生活、社交中对于*服装的渴求,为萨维尔街所在的地区吸引了*批技术不凡的裁缝工匠。

同理,法国的‘Haute Couture - 高级定制’也是一样。

这一自1858年诞生的概念可是地道的‘法国国粹’:

一个品牌要能跻身‘Haute Couture’的行列,必须满足许多苛刻的条件,例如必须在巴黎拥有工作室,能参加高级定制服女装协会举办的每年1月和7月的两次女装展示,每个款式件数极少且全部由手工完成等等。

我们如今所熟知的奢侈品牌,有许多都是当年辉煌一时的老牌高定时装屋。

譬如当年还没有那么抓马的‘Balenciaga - 巴黎世家’,创始人Cristóbal Balenciaga所制造的雕塑般典雅的礼服裙,如今早已是时尚史中难以抹去的一笔。

Cristóbal Balenciaga于1967年创作的黑色包裹式绸缎婚纱

而‘Christian Dior - 克里斯汀迪奥’在1947年推出的‘New Look’则更令人难忘,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给予二战后人们的一剂绝佳的强心针。

Dior的‘New Look’

作为‘高级定制’,在设计、制作过程中要求每个步骤精工细作、在完成之前反复试装,那都不过是基本操作。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Haute Couture’作为一个专有名词,它甚至是受到法国法律保护的。满足那些堪称苛刻的条件之后,还要由法国工业部审批核准,品牌才能使用这一头衔。

而世界上真正能够成为‘Haute Couture’买主的,据说恐怕将将几千人——没错,明星在红毯上的穿着露出都只是一时而已,她们远非最后的买家。

说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定制虽美,但其本身也具有极强大的排他性。

那些无与伦比的巧思、不惜工本的投入,不仅早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更有一股‘平民勿近’的傲慢气。

高级定制毫无疑问是美的造物,更是人类服装制造艺术的极致表现,但是随着人们普遍生活方式的变化,过去那些高级定制品牌的生存模式逐渐变得难以维系。

生活的现代化让人们不再需要服装上的繁缛,高级服装的用武之处自然也不同往日。

因此,‘叫好不叫座’成了他们所面临的一大难题。鉴于此,许多过去姿态高傲的品牌也逐渐转变了自己的经营方式。

哪怕以定制西装起家的萨维尔街,如今也早已有不少品牌推出了成衣业务。萨维尔街周边也有相对平价的定制店铺也不断涌现。

此外,人们过去几十年来普遍生活方式的变化,对于‘Haute Couture’名单之上仿佛位列仙班的那些品牌们的改变则更显而易见。

随着创始人的先后老去,许多老牌时装屋、高级定制品牌大都被纳入了LVMH、开云、历峰这样的奢侈品集团麾下,像‘Chanel - 香奈儿’这样尚且独立的都已是少数。

在集团的运作下,品牌们也更加潮流化、街头化。从LV和Supreme的跨时代联名开始,品牌们更是连续多年积极拥抱年轻的‘Z世代’,不再像过去一样拿腔拿调。

以‘Gucci - 古驰’、‘Dior - 迪奥’为例,受众面更广的高级成衣、包袋、彩妆才是品牌真正的营收基石和‘现金奶牛’。

要知道,在2020年1月20日之前,哪怕是当今的话题王Balenciaga,实质上都已经与巴黎高定时装周阔别了半个世纪之久。

2020年1月20日,开云集团曾在官方Instagram账号宣布旗下高级时装屋‘Balenciaga - 巴黎世家’将在阔别半个世纪之后,再度回归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

在Balenciaga的2020年高定秀中,Demna Gvasalia带来了与创始人老爷子看似相似的风格,但却采用了像反光面料、羽绒填充这样的截然不同的用料思路。

而同期回归的Schiaparelli则将象征平民大众的牛仔面料带入高级定制作品,且在介绍中反复提及‘New Couture’的理念。

Schiaparelli的‘New Couture’

这些都说明,相比上个世纪的辉煌时刻,对于‘定制’而言一切早已改变。

不仅定制服装,一切都在从以往的‘精英主义’走向如今的‘平民主义’,就像现在人人都有权提笔绘画,音乐也从*时代走到了如今的电音时代,每一个人都有了站到舞台上的机会。

各种现象表明圈层的概念正在改写,当属于精英富贵圈层的定制文化‘社交币’属性开始弱化,个人化的需求就开始被放大。

如今的高级定制不再是多数品牌们的支柱业务,更多是一种时装艺术与时尚业的象征和标的物,是品牌们周期性的‘肌肉秀’。

要问真正富有生机与活力的定制服务,还得看关注更多人需求的、服务于大众的‘新定制’。

如今,‘定制’的概念越发地偏向实用主义。毕竟,奔波于各式宴会的人总是少之又少。如何适应更多人工作奔忙与家庭生活的实际需求,才是当今定制消费不变的母题。

来源:杜绍斐 DUSHAOFEI

关健词: 高级定制 高定
投稿/约稿/咨询:0579-89173022

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文章,皆为用户自行上传发布,为分享而非盈利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原创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凡标注是“中国服装人才网”官方上传稿件,为本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有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致电0579-89173022或联系邮箱:md001@cfw.cn